钟庆霖
童谣的宋运萍下线了,太可惜也太遗憾了
来源:邹双双     发布时间: 2019-05-14      浏览次数:353

字号:

    点击上方【玩儿电影】关注有惊喜!

    童瑶饰演的宋运萍是电视剧《大江大河》前21集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,基本上就是一番女主的地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看第1集开始,我就期待着她能够走得更远更好(毕竟没有看过小说么,不是原著党),因为最初的她让我看出了一丝HBO年度佳片《我的天才女友》的错位感,都存在着被命运玩弄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今晚这个因为意外身亡提前下线的剧情,以及人物所遭遇的“一尸两命”的结果,我是非常愤怒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众所周知,正午阳光是一个很擅长拍大男人戏的“小清新团队”,他们有一套自己的审美体系,自己的价值观,风格和品味也相当固定。一旦你接受了他们风格,就会很难和他们的作品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嘛,像商品经理一样熟悉市场规律又坚持做自己的他们,也有自己的模式和套路可复制,有当网红的潜力,还曾制造过爆款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比如,像童瑶在《大江大河》中饰演的宋运萍,和在《琅琊榜》中是刘涛饰演过的霓凰郡主,在《伪装者》中式刘敏涛饰演的大姐+宋轶的于曼丽...都是主创们对于女性角色“真善美”的统一化理解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算是年代不同,就算各自的身份、地位、职业不同,她们的属性都不会变,都是必须得站在主要男性角色身边的镶嵌物,需要烘托和衬托这些男性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毕竟都是男性为主的戏,女性角色能够做到有血有肉不符号化已经不错了,最重要的是出演这些角色的演员都在一定程度上火了一把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和上面的角色相比,童瑶的宋运萍好像差了点什么,她的角色人设依然很好,甚至可能是最好的一个,是闪着“圣母光辉”的真善美代表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为了弟弟上大学,自愿放弃高考政审资格;

    在日复一日因家庭成分找不到工作时,好不容易买了一筐兔子,却被雷东宝踩死了一只后的宽容大度;

    婚后任劳任怨,哪怕碰上了难缠的婆婆,也能全都自己抗下,绝不瞎挑唆;

    不但如此,她能一边照顾家里,收拾养殖长毛兔,一边上电大读了个会计学历出来,还能充当自己老公的诸葛亮...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好的女人,打着灯笼都难找吧。但也正是这种好,好像有点不太对味儿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前21集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,宋运萍是男主角宋运辉的姐姐,是男二号雷东宝的妻子,是串联起两个主要男性角色最重要的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有她的出现,这两位在改革开放的大潮里乘风破浪的开拓者就没有办法相遇,更没有办法影响各自的命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关键性的作用,宋运萍作为女性在改革开放中的作用和地位,一点点的被削弱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从一个聪明懂事有分寸感的独立女性,彻底变成了宋运辉的姐姐,雷东宝的媳妇,很会养兔子的那个姑娘...

    

    她的名字消失了,人物也逐渐模糊,渐渐没了存在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还记得宋运萍初出场时,那是何等的让人记忆深刻啊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她带着弟弟去革委会提交政审材料,力挺弟弟背人民日报,为了弟弟能够上大学咬牙但干脆地写下保证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看着所有的同学们都去了外地大学报道,而自己却连个正经工作都找不到,只能在日复一日的生活中努力学习,慢慢地被越来越严格的高考试卷所打败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坐在宋运辉的课堂里,看着意气风发的弟弟在讲台的样子,而她只能剪短了头发,换取这一趟能够来看弟弟的车费、生活费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她给弟弟买最好的衬衫,帮雷东宝把钱都存在,还会在面临清查组的来访时劝告所有人不要做假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曾经那么的鲜活,鲜活到我以为她会随着改革开放的潮流,和他的弟弟一样,能够在命运的捉弄下走出属于她自己的女性崛起之路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现在一切都没有了,她的结局是死亡。在好日子都没过上几天的时候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就像冯小刚的《芳华》一样,带着浓重的煽情意味来宣告:好人又怎么样呢?还不是一样过苦日子?!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作为有着敏锐市场意识的正午阳光,用童谣的宋运萍做了一个完美的女性角色,她所具有的真善美品质让人无法轻易对她说出:不好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

    是的,我想说宋运萍这个角色不好,她的这种自愿甘居幕后的传统奉献者形象,太过于传统,太过于腐朽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就像当年吴天明导演的遗作《百鸟朝凤》中有一场特别惹人争议的洗脚戏份一样,《大江大河》中也有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宋运萍给雷东宝打了一盆洗脚水,对他说“你天天忙里面往外的,我也帮不上忙,就让我伺候伺候你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单看这两场戏是没有问题的,夫妻间的情分不都是靠这些暖心的小细节来构建的么,只要双方自愿完全不用干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问题是,吹唢呐的老人在《百鸟朝凤》中是强势父权的代表,他自己就是个恪守传统的老顽固,旧社会出生的妻子“以丈夫为天”的尊敬着,这是一时半会儿没法改变,也不可能改变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在《大江大河》中,宋运萍是应届高中生,参加过高考,读电大,还有高材生的弟弟远程开导,家里的父母也有这方面的思维,甚至还是支持她继续读书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可为什么她就不能自己成为踏着改革开放热潮前进的哪一位呢?

    

    问题还是出在根上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导演编剧以及原著作者阿耐,似乎他们都不觉得一个经历过文革十年,有着良好教育,被家庭成分困扰的女生有资格,甚至有能力去赶上这趟顺风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很多观众也会认为,那样艰苦的条件下,怎么可能会出现女性弄潮儿呢?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爽文向设置的男性主角“升级打怪(按照国家政策一步步往前进)”的故事中,宋运萍所代表的只能是“落后”的妇女同志,而不是能够踩着大风大浪前进的女踏浪者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来讲,《大江大河》还不如张译殷桃的那部《鸡毛飞上天》,至少人家讲述的是一个双赢的故事,没有谁是应该顾家里,而谁应该是主攻外面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甚至从某种角度讲,千禧年之后的该类题材剧集都远不如90年代初期的《情满珠江》《外来妹》《孽债》之类的剧集更有层次感,有更丰富的男性角色,也有更丰满的女性角色。

    

    尤其是内地涉及改革开往的商战剧集,真的就没有一部能比得王进袁世纪执导的《情满珠江》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这部1994年的剧集中,左翎、魏子、普超英、王琳饰演的广州知青在回城大潮中,跟随改革开放一步步走向或喜剧、或悲剧的故事,你才能看到人性的变化和时代悲剧的深度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但同时我也能够理解大家为什么会觉得这种消解了苦难的剧集好看,因为时代不同了,更多人对于剧集的需求不是开放视野和思考,而是爽、虐等情绪化的煽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制作方面来讲,《大江大河》的确很对得起观众们的这份看重,但我只是可惜,按照爽文路线设置,刻意忽略角色本身的可塑性和创造性,现在已经是常态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靠着同行们的衬托,《大江大河》得到了优质的好口碑,但以后呢?苦难一层层被消解,最后可能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所以,无论是对于宋运萍,还是《大江大河》我都是有遗憾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【本文由“玩儿电影”原创,欢迎转发至朋友圈】

    【未经许可,谢绝转载】

    【本文图片来自网络】

    

    微信界面又改版了,

    为了避免大家错过我们的推送,

    已经把微信更新为最新版的朋友,

    可以考虑把我们公众号设置星标哦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先点击公众号头像和名称进入主页。

    然后按照如下操作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没有星标选项,

    点击【置顶公众号】的选项,

    效果是一样的哟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 如果喜欢,点个赞呗!↓↓↓

  • 相关内容: